王两两
“我们的空杯未满,过去的月亮易碎。”
钟离魍魉aka王两两,大家的老朋友王四。
 
 

【西涯侠/名侦探狄仁杰xover】否定之否定(07)

CP:主昊欢、狄白,可能会有涯双、雷洁、方朗成分

原作:网剧《名侦探狄仁杰》、《西涯侠》

写在前面:灵魂互换的白元芳和秦欢第七章,下一更就要完结啦!

07.

 这边狄仁杰刚刚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委,那边远远跑过来一人还边跑边喊:“可算找到你了白洁!我还以为你走丢了!”

跑到近前大家一看,原来是雷轰。

白洁还没开口,雷轰立马换了个角度站好,脸上焦灼的表情无缝切换成恨铁不成钢的嫌弃:“多大的人了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谈恋爱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距离感。女孩子才不喜欢你整天跟在她们后面亦步亦趋,适当的距离感能够增强好感度,我说你到底明不明白?”

话音刚落他又自己换到之前的位置麻溜拱手抱拳:“这位兄台说得极是。吴亦凡受教了,受教了。”

大家目瞪口呆看着他一人分饰多角,狄仁杰皱着眉头悄悄戳了戳白洁:“喂,你知道你男票是人格分裂症患者吗?”

白洁翻了个白眼:“吃你家大米啦?这叫经济型恋爱你懂么。和雷轰在一起我就有了千百个不同的男朋友,每天都有惊喜的!”

行吧……你们白家人都思路清奇。狄仁杰心知打不过白洁啊不对是好男不跟女斗,只好默默腹诽。

诸葛王朗羽扇一挥:“灵魂互换什么的也太扯了吧?会不会是白元芳其实和这个雷轰一样有多重人格呢?”

雷轰闻言走到秦欢近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你谁啊?”

秦欢也不避着他的目光:“秦欢。”

雷轰立刻转头对白洁说:“他真的不是你哥。”

“你怎么知道?”白洁将信将疑地问。

“多重人格的共同直觉。”雷轰倒是很笃定的样子,从白洁左边飞快地换到了右边,自我肯定了一番,“哇这你都知道!你好棒棒哦!””

狄仁杰越听越烦躁,感觉自己的偏头疼又有发作的危险。

方起鹤靠着门框捻着一缕头发一直保持沉默,此时悠悠说出一句话来:“解铃还须系铃人,依我看呐,不如你再摔一次月光宝盒,兴许就换回来了呢?”

“兴许?你故意的吧方起鹤!我早就看你不顺眼……”狄仁杰撸起袖子就要发作却被秦欢拦了下来。

“多说无益,现下没有别的法子,不如我们去仔细查看一下月光宝盒,可能还有转机。”秦欢面上仍不动声色,倒是让狄仁杰冷静了下来。

“我们走!”狄仁杰悻悻地拂袖而去。

 

一连几日过去,事情却依旧没有进展。月光宝盒看上去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盒子,再没有别的机关。狄仁杰和秦欢在这几日倒是慢慢熟络起来,两人都放下了几分戒备,好歹没有之前那样动辄剑拔弩张。狄仁杰心里清楚可能方起鹤所说的正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但又担心摔坏了月光宝盒会出现更糟糕的情况。而秦欢性子一向沉稳,狄仁杰不说破,他也就礼貌地不提,只是心上的焦虑日益堆积,怎么都挥散不去,眉间心上尽是郁结。

说来也怪,祭剑那日他是想清楚了的,前尘往事错综复杂,他自知侠骨一碎必死无疑,所以从一开始就抱了死志,那些纠缠的妄念与执着都在最后一刻烟消云散,本以为一了百了就此放手,却不曾想来了这么一出。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活”了过来,但再次醒来之后他却发现自己的所有情感都像是冲破了一道不可见的阀门,变得强烈而不可控制,这些复杂的情绪流经四肢百骸,最后凝聚出来的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深深悔意。对双儿的歉疚、对岳昊的歉疚、对此时自己鸠占鹊巢的歉疚……

这些情绪积压在心上,每每忆起,沉甸甸尽是无法理清的悔意。

这时狄仁杰把烟斗往桌子上磕了磕,缓缓吐出一口烟来。秦欢瞥了他一眼,不知怎的想起岳昊来。

终归还是欠他啊。

“怎么?”狄仁杰察觉到他的视线,也看了过来。

“无事。只不过……”秦欢犹豫了一下,“狄先生很像我的一位……”他顿了一下,“旧友”两个字在舌尖上转了又转,还是没有说出来,最终他改口,“……一位故人。”

狄仁杰打量着他,烟斗柄在手中转了三圈才开口,“这位故人想必是阁下惦念的人吧。依我看,我们干脆把那月光宝盒照原样再摔一次,说不定就换回来了。阁下也好去了结自己的执念。”

秦欢一愣,“狄先生已经做出决定了么?”

“想好啦。”狄仁杰砸吧一口烟斗,语气倒是照旧沉稳,“执念其实是很要命的东西,别人本不该插手的。我明白当初白元芳买回这月光宝盒的意思,无非是想要逆转时空去救下他被奸人所害的父母。他不怕,可是我怕了,我怕这样一来所有的命数都会重新写就,没有了子虚乌有的罪名,也没有了奸臣的谋反,自然也没有狄白侦探事务所。所以我想要让他忘记这个荒谬的想法,没成想却意外搞出了这一出事故。”他摸摸下巴上的胡子,自嘲地一笑,“小白真傻,他想些什么,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可惜他太心急。”

秦欢敛着眸子听他讲这一番话,并没有开口。

狄仁杰的手指在月光宝盒上轻轻叩了叩:“我是想好了,只是不知道阁下想好了没有?”

秦欢点点头,“想好了。”

狄仁杰起身,走到了他之前失手摔出月光宝盒的那个位置,挥手放任这个破盒子自由落体之前嘀咕了一句:“这桩案子破不了的话,凶手可就是我自己了。”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37)
© 王两两|Powered by LOFTER